何如旧颜

微风轻轻起,我好喜欢你

罂粟是救了我还是害了我

第二章

梅艳芳和刘敏涛的拉郎
川岛芳子和明镜的爱恨情仇
{私设大于天,不喜勿进}

一时有感而发
结局没想好
下一章也没有头绪
继续延续懒癌风格



“真是巧,没想到明董事长也来听戏”

“真是够巧的了,能在这里遇到金司令”

川岛芳子听到消息明镜每个月都会悦来戏院听一出戏,这个“巧遇”是川岛芳子守株待兔得来的,着实有些不易。

“在下有个雅间,不知明董事长能否陪我看一出?”

明镜考虑一下在公共场合川岛芳子不会乱来,既然有任务让我接近川岛芳子,这个机正合适

“那就多谢金司令了,请带路吧!”

今天的戏是《钗头凤》,两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悲剧
明镜的眼神被台上的人吸引,芳子的目光被身旁的女人吸引

明镜穿着深蓝色的旗袍,用金丝在上面绣着祥云,原本盘着的头发放下来不长不短刚刚及肩,发尾带着微卷,这时的明镜有着小女人的风情。

芳子接触过女人,那个大清的皇后,婉容的面容娇好,可身体被鸦片毒害的瘦弱,皮肤也因长时间被鸦片的味道熏染的带着些味道。虽说鸦片的味道让人上瘾可一旦过量便是毒,一种让人死在温柔乡的毒。婉容断是没有这种让人上瘾的魔力,而芳子却把婉容推到自己为她亲手做的温柔乡里,婉容相信她,芳子成功的利用这份相信完成了她的任务。芳子到现在还记得那天皇后的神情,从刚开始的欣喜,嘴里还在说着对未来的憧憬,芳子的一句“我们去长春。”让皇后看清了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可是此时芳子已经让这个大清最尊贵的女人没了选择的余地只能听命于她。想到这里芳子笑了笑,一个愚蠢的女人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明镜感觉到身旁女人的异样,明镜不敢扭过头来,只能用余光来看。芳子笑了,与其说是笑还不如说是嘴角有些微翘,这一笑,明镜有些感慨,明明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怎么会变成国民口中那个杀人
不眨眼的女魔头。


明镜回到家,看明楼在家,便问

“明楼,我问你个事情,川岛芳子的过往你了解吗?”

“大姐怎么了,是不是刚才川岛芳子跟您说什么了?”

“没有,我就是想了解了解”

“川岛芳子是满清第十四格格,爱新觉罗显玗”

“那她?”

“她六岁那年把她送给曰本人川岛速浪才改名川岛芳子,在她十八岁那年嫁给了满洲王子,三年就离婚了,后来她就来到东北和“东北司令”有些瓜葛,之后又来到上海,有传言张作霖的事是她促成的。”

“那你知道她此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她这个人变化无常,我也不能确定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过,大姐你要小心,她这个人心狠手辣,一定要小心”

“你放心吧!我自有谋划”





“这是哪?”
















我还在想下一章要不要开车,要开学了,我可以在学校写一部分,不过跟我平常写文的速度一样,想起来了就写。多谢大家对我的包容,鞠躬感谢😊

平生一相逢
忘却用半生
姓甚名他谁
情分不到终

尹梅穿越遇到流氓齐宣王
一个是从不正经的
一个是一直正经的
两个人能怎样续写神奇人生呢
(想的点子,有人看吗?)
举案齐眉

罂粟是救了我还是害了我

梅艳芳和刘敏涛的拉郎

第一章

Cp名字我定为流芳,一方面是从两个人的名字中取的字,加以谐音,另一方面我希望梅姐和涛姐的cp千古流芳

私设如山,不喜误入

芳子来到上海,美其名曰是促进东亚共荣,到底有什么阴谋,谁也不知道

上海的时局每天都在变,上海的企业要么依附于日本,要么就是在战火硝烟中苟延残喘。明氏企业确例外,明氏企业好像不偏不倚,明楼为帝国工作,又有情报说明董事长为共产党提供资金,这一家人、每个人都有问题,好像每个人又都没有问题。

川岛芳子有顾虑,政治的成功,不但需要能力,还需要资金。我需要不仅是资金,还要把上海的经济命脉都抓在手上,甚至是整个中国的命脉,芳子的野心向来很大。要想控制上海的经济,一定要把明氏企业拉拢过来。

“来人,把明镜的资料给我看看,要详细的下去吧”

“是”

调查一个名人不难,一个名震上海的女企业家更不难,不到一刻钟,明镜的详细资料就拿来了。

手指抚过焦黄色的纸张,纸上写着明镜的资料,18岁的明静就当成了明氏企业的董事长,可真是个厉害的女人

芳子最恨18岁那一年,可能是芳子子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候,可能、或许是肯定的,芳子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妄下判断,芳子美好的一生全在18岁那一年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重新归来,她有了锋芒,有了心计,芳子用自己的美色和手段,勾引到了东北司令,利用东北司令的能力和权利,想进一步占据上海。

遇到了一点麻烦,应该很快不是问题,就让帝国的汽车从上面开过去吧,把这个问题碾在土里。

目光回到纸张上,右上角明镜的照片贴在哪里,芳子修长的手指抚过照片的边缘,可真是一个美人。

“方玲,最近有什么安排吗?”

“有一个为您举办的接风宴。”

“上海的名流都会来吗?”

“是的。”

“明镜会来吗?”

“我们给明长官发了邀请函”

“现在去给明静单独发一个邀请函,请她务必前来”

“是,我这就叫他们去。”

“”等等、你亲自去好表达我们的诚意是下去吧。”

方玲走出办公室,便立即去办,司令一定是很重视这个人,方玲自是不敢懈怠。

芳子一个人呆在诺大的办公室里,起身走到窗边,看着阳光照耀下的房屋阳光是那么闪烁,也照不到人心,芳子对现在的中国有一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中国本就是落后,还不承认,芳子想利用日本的能力,帮助祖国重新富强,可是芳子走错了路,办错了事。

现在芳子已然麻木,想退出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芳子从未想过自己生活中还会有快乐。

晚宴中,芳子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显得有些英气和些许老气房子。明镜在芳子左边的席中芳子,侧下头就可以看到明镜的背影,看着身边的一切,心中盘算着如何将这个已经有反日苗头的董事长拉拢过来。

宴会结束,明镜走出酒楼,深吸一口外面的空气,虽说最近有些雨天,晚上的空气中还是有一丝热气在里面。

明城开车到门口,明镜走下台阶,芳子和方玲走到了门口。

“明董事长请等一下,不知金司令有什么事情吗?”

“我听说明董事长想收购一家船厂,是否真有此事?”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好像我明家的生意还不用请司令插手。”

明镜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车了。



春明茶馆二楼

“明镜同志,我们组织上下达了一个任务。”

“需要我做什么”

“”希望你接近川岛芳子,弄清她此次来上海的目的。”

去年喜欢的梅姐,梅姐和涛姐两个人我都很爱,可是她们两个人的粮太少了,只好自产了。
因为高中很忙,这个梗是我在上课的时候写的,没有太多时间修改了,大家凑合着看吧,真的觉得很抱歉
粉丝们对不起了

原来一切上天早已注定




文笔不好
所以请多见谅
帝妃虐的
不喜勿进



“陛下。我们求的是重新查案,不是要害您,也没有谋朝篡位的意思。”
“静妃,你知道吗?对于一个帝王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权利,不是江山,更不是生命,而是尊严。你们,不但损害朕的尊严,还在挑战朕的底线,。”皇上转身
“陛下。”静妃喊到
“你若真的想的调查,那便去吧。”梁帝声音有些颤抖
“多谢陛下”
梁帝的背影有些驼了。皇宫不在是当年的那个地方,皇上回过头。看到静妃脸上的泪痕,那抹泪痕,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明显。
梁帝拿了一本书,静妃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所以梁帝把手放到静妃手上把他扶起。互相搀扶坐下坐下来之后,静妃才把目光移到书上。
“怎么不记得了。”
“不是,有些惊讶,这书怎么会到了陛下手中。”
当年出去为了救师傅,早已把这本书给卖了,怎么会呢?
“爱妃是否还记得和你买书的是什么人吗?”
“一个公子。,莫不是皇上呢?”
原来一切上天早已注定。
































一切真的如上天注定一般,他们的分开来的那样的快,冤案并不存在。林燮并非无过而谢玉也并非无罪,谢玉杀了林燮,是为了日后的地位,可惜那9万忠良将,他们无罪无过。可能因为梁帝真的老了,他们调查清楚后后,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在一个深夜,离开了。留下了遗书,萧景琰继位。
行叩首礼,丧礼。一代君王的离世,场面无比磅礴。人们觉得一个帝王的葬礼。能显出一个国家的尊严。百官朝臣在殿外跪拜,皇子和公主在殿内跪拜!


“起灵”

静妃让他们先等等,自己想再看一眼,静妃前来带着微笑。走得进前,看着躺在里面的梁帝,这个自己陪伴了一生的男人,就这么走了。眼前好像浮现了很多。从前的情景,感受的温暖。

第一次感受生离死别

第一次叫林燮兄长

第一次叫他人为父为母

第一次为喜欢的人心动

第一次被册封

第一次分娩

第一次听到至亲骨肉的声音

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第一次体会到冷漠

第一次感觉到心碎,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不堪

这个帝王。自己的丈夫,就这么离开了人世,以后再也不需要争宠、步步为营。除去身上所有的枷锁、身份,自己的内心还是该爱这个男人的。
陛下,对不起,你爱了我一辈子,护了我一辈子
而我却怨了你一辈子,恨了你一辈子
陛下,下辈子别再遇见我











高中生了,比以前累了好多
喜欢涛姐三年了
希望93在2018年平安喜乐

世界充满爱又名镜总的后宫



(简单来说就是台镜、诚镜、楼镜、风镜几个cp文放在一起了,如果有介意的就不要点进来了)






明诚和明静


我只想任务回来的时候,都希望我能活着回来,不是因为我怕死。
因为我想多看看你,我在军营里面训练,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我希望我可以成长成长到我可以把你拥在怀里,对你说我保护你。
我走出军营回到家,看见在沙发上,那个读报纸的你,我真的想冲过去抱住你,可是我放弃了是个想法,大姐你走过来,对我和大哥嘘寒问暖,我发现我抱大姐已经有些不舒服,原来我已经高出大姐一头,大学姐也发现了,自己说着老啦老啦,现在发现原来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女人。

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女人






明台和明镜



姐姐,我喜欢躲在你的身后
姐姐,我喜欢躺在你的的床上
姐姐,我喜欢听从一切的安排
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可是没有你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曾想过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可能是你对我的那个拥抱,我的耳边听到你的安慰。可能是我每次远行,你对我的叮咛。从前我认为我对你的感情只是亲情。可是我在学校里不自觉的想找你得身影,等着你的电话,盼望着回信,我有想过回家不再上学。

我是真的想照顾你。







明楼和明镜


我是你的亲弟弟,可我却动了其他的心思。一个不该有的心思,小时候便喜欢看着各种各样的你,学习的,下厨的。曾经我以为我是你的唯一,可是后来家庭的变故,你不得不披上战衣,在商业的战场上厮杀,喝着不知名的烈酒,跳了一曲又一曲的舞,穿了一份又一份的合同,你总说,“明楼,你只要学习就好,外面有我。”我每次看到你喝了酒回来连路都走不稳时,我感觉我的心都在滴血。
我是个懦夫,我都没有能力保护你。我去了法国留学学金融,我想我能追赶上你得的脚步,但我学成归来,你又摇身一遍变成为红色资本家,我知道,你懂的这个身份有多危险,可是你却义无反顾。

你尽你所力,保卫国家,我便尽我所能助你一臂之力。







王天风和明镜




你可能都没有见过我。其实我没有见过你几次。第一次了解你是从明台的嘴里得知你是一个很保护他的姐姐。在我们这个军营里面爱情是没有的,甚至连友情也是很少的,我们相互称为战友,有的只有默契,瞧我、说着说着就谈远了。后来你经常向军营里面打电话,那时我便记下了名字,后来我接到了一个秘密任务,“保护明镜”那时我竟然心喜,我竟然对一个我从没有谋面的女人。,有如此大的兴趣。在湖明茶楼门口看见你,那一眼便是万年。
你是那样的一个美人,现在街角,眼睛看着身旁过路的行人。当时你穿着湖蓝的旗袍祥云的图案,外面穿黑色大衣,黑色的高跟鞋,这些服饰显的你很高傲,可是姣好的面容,让人不自觉的想上前和你搭话。后面有过几次,这样的见面,往往都是你在明我在暗。

谢谢你让我觉得在这昏暗的世界里觉得还有明月,还有寄托







注:这几个是单独的小故事不要联想到一起
其中王天风看到明镜的装束请参考姐姐在参加《王牌对王牌》的服饰,大概就是按照那个描写的




因为上高中了,没有什么时间写,这是我在上课时写的,回家在打出来,还有几个cp的文可能要等等,真的很抱歉







@这是一篇百粉点文的,字数可能有些少,在此我对那些关注我的粉丝说声“对不起”让你们等了那么久,也没有写的怎么好,感谢你们对我的关注“谢谢”

一生护一人

贤静c p
剧情可能有些狗血
不喜勿入

贤王被朝事所扰,心思烦乱,所以来到御花园,走着走着,便看到她站在白玉兰树下,她又席一身白衣,可真是与花想像,这一幅图景吸引他的目光,在他眼里其他终究都不如她,可这一切安静的图景,被她的一个回眸给变得不安静了
“静妃娘娘”
“臣妾见过贤王”
“你流泪了”伸手打算擦她眼角的眼泪,可是被她躲开了,默默地收回了手。
“贤王不应如此”静妃怕牵连到他
“此处无人,何必如此”贤王他终究还是放不下她
“贤王不应该再让太后担心了,也该娶妻了”静妃想放下,让他幸福
“你是知道我心思的,何必再来劝我”
贤王为何不娶妻,外人只当世间没有女人配的上他,只有他自己得知,自己还是放不下她,还好她还是关心我的
“我不值得你这样,我终究是不值得的”她又一次流泪,可是他不想看见她流泪
“值得,你值得我对你的爱,只是他人不值得你的爱,罢了”他还是心起涟漪
又陷入一片宁静,这次是他打破这份安静,因为他怕她说走,只能聊下去
“与其在这说这些无用的事,不如让我问问之前你为什么流泪,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告诉我”他急切的想知道
“于你,我已是路人,何必呢?”她不想让他有一丝让他人抓住的把柄
“你只要告诉我,可能我会宽解你一二”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她怎么了
“请贤王不要再问”她真的不想告诉他,不想连累她“贤王,我该回宫了,你也早些回府吧!”静妃不等他回答,便低头向芷萝宫,贤王快步追上她,只说了一句“保重”


静嫔升静妃的旨意终究是听到他的耳朵中,听到的时候他正在喝茶,一下子静止了,可是那个茶杯被贤王生生攥碎了,杯片渣到手里,流下鲜血,可是这一切终归不及心痛,她开始要违心去侍奉那个人了,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她打算复仇,自己尽力去维护她吧!
我只想保全你,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景琰”
“贤王叔”
贤王虽然多年远离朝政,但也不至于像纪王那样丝毫不理,表面贤王和纪王一样,可是在私下有很多事如果没有贤王,景琰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站在这儿。景琰和这位王爷处的算是最好了,自己的骑马、射箭、功夫、诗书全是这位叔叔教的,当年因为静嫔不受宠,指派的师傅也是不尽心的,有一次贤王看见景琰一个人在练武,便有疑问,询问过后便得知,也自然当上了景琰的老师,其他人以为只是景琰得到了这位叔父的可怜罢了!只有贤王自己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谁,还好景琰没有辜负自己与她的期望。可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他只想默默的帮助她,她知道后,开始每次给景琰带个食盒,他也接受,他与景琰每次在教厂练完武后,一起品尝这些点心。对于俩人来说这就是一天最幸福的时刻。时间慢慢流逝,景琰也建府了,也是个正式的王爷了,可在他眼里他还是那个倔强的孩子。


赤焰冤案形成之时,贤王正在查治贪官,赶紧从百里之外赶回来,询问后,第二天、上朝力保静嫔和景琰,还好他成功了,贤王不断在给宫里递信,大部分都是要她不要太激动,她还有景琰,他真的怕她出什么事,还好她还是那个坚强的小静。
她在后宫像个隐形人,他也经常接济她,贤王懂这后宫没钱,没人,便会让人活不下去。贤王在外面尽力收集证据。景琰回来后,差点又被皇上斥责,还好贤王控制住了景琰。



时间又推回到现在
景琰到底还是想翻案,自己把这么多年收集的证据都交给了他,他帮她的也只有这些了。



翻案后,他问她
“你还有什么想做的?”
“我要陪景琰走完以后的路”
“你陪景琰,我便陪你”
“多谢”
这篇文大概是第三人称, 故事大概是, 故事大概是,贤王用了一辈子帮助静妃,可虐可甜可是没人写,所以自己尝试了

对了!之前大家点的c p ,我打算如果有时间的话全写,不过不要着急。

百粉点梗

因为本人是中考生,所可以能会很久才会发点的文

就我自己写的文自己有的时候都没眼看

当初只是把自己想的写下来没想到还会有人关注我

现在想想就好开心

通过这个软件见识了很多大神

也发现有很多的人和我一起喜欢敏涛姐,真是好开心

好了,我要正经一点了

很高兴今天发现有100个粉了,结果忘了百粉点梗的事了,下午一看又多了一个,所以欢迎大家来点梗

感谢101个小仙女们对我的支持,谢谢你们的不离不弃

我下面点了好多标签,所以我会接受很多的,请大家来点梗吧


旧颜

超冷cp          纪王和静妃

 

       不喜勿入

 

cp取名:寂静cp

 

 

 

 

 

 

 

 

我发现我怎么越来越喜欢冷cp了呢?本来这个梗是给别人想的,可是她可能是太忙了,实在是没有时间写,我自己还很喜欢、所以就自己动手写一些,是三生三世的,废话不多说,上文

 

 

我是谁,我从来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从哪来又该去哪,我是真的不知道,就算我想问、也没有人能够回答,我有个朋友、叫白无常,应该、应该算不上是吧!与其说是朋友不如真实一点,我们只是在履行我们的义务,我们的义务就是把那些阳寿已尽的带到阎王爷的面前交与他来审判,好人可能会去三重天谋取个一官半职,到现在我一个没有见到,因为要能去三重天的人,必须是个善人,还不能能背负任何无辜人的命或是债,善人有很多、可是能都达到的就没有了,我看过许多人、不对、应当算是鬼,我见过许多鬼,他们生前可能是拥有天下的、也可能是身无分文的。可是在我这儿,都是同样的,不过就是态度的不同,可是从没见过这样的。

 

她就像是这迷路的人一样,盲目的在走,我知道这是又一个枉死的,他们迷迷茫茫、有的有恨、有的有未完成的心愿,所以大多都很烦躁,有的甚至于想回阳间,可是到了这儿就算对世间有再多不舍、也不可能回去了

 

转眼间,她走到我的面前,我看着她的脸、不禁轻叹、可惜了!这样一张绝美的脸,让我不禁叹挽,一看她年岁也就16.7可惜这绝好的年华

 

 

她软软的地问“这儿是哪?为什么这么冷?”

 

我不禁笑出声,回答道“这是阴间、跟我们走吧!”

 

“什么,这是阴间?不、我要回去”

 

“回去?你觉得还可能吗?”

 

“不能吗?我还有深仇没报,你要我如何甘心。”

 

“甘心?来到这里的人有几个是真的甘心。”

 

她慢慢跪下,流着泪、说“我求求你,不要让我去投胎,我求求你。”她边说边磕头,我终究是心软了。

 

“我有个熟实的人,我去问问她,说不定真的可以不投胎。”

 

白无常把我带到一旁,没好气的说

 

“你打算趟这趟浑水。”

 

“是”

 

“罢了,你便通知鬼姥来吧!”

 

“多谢”

 

“谢就不必了,你去吧!我去勾一个大限将至的人,我走了,自己好自为之。”

 

 

我走到她身边,终究还是有些痴迷

 

“跟我走”

 

“去哪”

 

“你想去的地方”

 

 

我把她带到鬼姥那儿,简单的介绍,鬼姥很满意,而秋容却没有一丝欢喜,我只能帮她这些,我拿着魄,她问我

 

“你拿走了我的什么”

 

“魄”

 

“魄?为什么要拿走?”

 

这个傻孩子“你的魂在这儿,报仇,阴间那儿,就少了一个鬼,所以你的魄和魂要分开,魄去投胎,但是生出来就是傻子。”

听到这儿她有些迟疑

我便走了,从此她便是她,我就是我,没有过多交集,有些事情我只是能帮就帮

最后我们没能在一起,可能是因为她从来都不知道我爱她,也可能是因为那个叫宁采臣的书生,后者与我来说更好一些,起码她幸福,为了那个书生,她不惜与鬼佬作对和花费大量心血和魄重新回归到一起,只为和他在一起,希望他可以好好对她,毕竟她为了他受了那么多苦

 

 

她又回到这儿,可是这次与上次不同,这次她心满意足,她与书生很幸福,

送走她,我便央求阎王爷和她一起投胎,和她一起经历凡人之苦,还好阎王爷答应了,他还许我记得以前,我真的很欢喜

 

 

这一世便由我来保护你

 

 

“纪王,在看什么?”

“我在看你的药园”

“药园有何可看?”

“真是没什么可看的,可是人要比这景可好看得多”,说完她便害羞,真是如桃花一般

多年在皇宫中养出的性子稳重,可是在她面前可是一分都没有了

我喜欢看她害羞,又不喜欢,她的害羞大多数是因为那个林燮,所以我讨厌林燮,还好有很多人与他不合,我的这点讨厌,他从未发现

 

 

“当我的王妃,好吗?”

“对不起,纪王我不爱你”

“我不在乎,我可以保护你而他不能,我也可以接受你对他的爱”

“可这对你不公平,忘了我吧”

“不,我不”我几乎快哭出来了,我看着她离去的背景,真是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救她的不是自己。

我开始醉心于玩乐不再过问政事,父皇说过我很多次,可是我依然不敢面对,我的的心不会再有波动

 

 

 

几年过去,我只是挂着王爷名号而享乐的人,而她今天要进宫,下旨后,我去问她

“你想进宫吗?若是不想,我带你走”

“不想,但是为了义兄,我愿意”

“这就是你爱的他,他从不会考虑你的感受”

“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他”

她进宫了,只是个医女,受到欺负不会反抗她

我只能暗地保护她

 

她成为嫔妃的那一晚,我哭得夸张,我喝得断肠,自己爱的人要成为皇兄万千嫔妃中的一个,我只能恨,我恨林燮为什么要送她进宫,恨皇上为什么要封她为妃,最恨自己,自己无能

 

后来的赤焰冤案,我没有过问,我只在其他大臣请旨处死静妃和景琰的事上,力保景琰,保护她

 

 

再后来皇上重新宠幸她,我又喜又怒,我想我真是疯了

她想翻案,我只能倾尽全力帮她,还好最后如她所愿

 

 

我们又错过一世

 

 

如果想看虐,就到这儿,下面有糖↓

 

 

 

 

 

 

 

 

 

 

 

 

 

 

 

 

 

 

 

 

 

 

 

 

 

 

 

 

 

 

 

再往下

 

 

 

 

 

 

 

 

 

 

 

 

 

 

 

 

 

 

 

 

 

 

 

 

 

 

 

 

 

 

 

 

 

 

 

这一世,我遇见她的时候,她已经结婚还有个5岁的男孩,我只能在工作上照顾她,可是她被别人误会和我的兄弟有婚外情,我相信,他不会,她亦不会,可是其他人不相信,他们是清白的,终究这场误会,在她的离婚和辞职中结束

“樱花,我爱你,嫁给我”

我在得知她离婚的第二年向求婚,这两年我看着她从离婚的阴影里出来,还创建自己的事业,我真的替她开心,在她忙碌时,我帮她照顾她儿子

“你先起来”

“我想照顾你,保护你,给你幸福”

“我离过婚,还带着孩子”

“这些我都不在乎,只要你愿意嫁给我我怎么都行,樱花嫁给我吧”

她被我感动到哭,重要的是她答应了,我把戒指戴到她手上,起身擦掉她的眼泪

“以后不会让你再哭了”

还好我们终究在一起了

 

 

 

 

 

 

我写这篇文基本都是第一人称

 

如果你看过《人鬼情缘》《琅琊榜》《买房夫妻》的话这篇文就很好理解,

《买房夫妻》的结局我改了,本来是男方离婚,为了让cp成立,我就改了,其他的我没改太多,只是加了些感情线

 

 

这点子我本来是给一亿个包子姐姐的,可是我很是喜欢这对,我就臭不要脸的要回来了,很怕写坏,不要打我

 

 

 

 

 

 

 

 

 

 

 

 

 

现在我只能趁着放假,写一点,毕竟回来了,很怕写坏,不要打我

 

 

 

 

 

 

 

 

 

 

 

 

 

现在我只能趁着放假,写一点,毕竟快中考了,我们放完假一两天就二模了,祝福同是中考生的其他人,如果再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多写些

快中考了,我们放完假一两天就二模了,祝福同是中考生的其他人,如果再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多写些

 


静妃和言阙
不喜勿入
只是被大伯母刺激到了,突然想写篇文,想到当年的静静,那么不争不夺,登到高位,依然坚持自己的本心,和秀华有些相像的影子,我记得哪篇文中说“母亲要静妃,父亲要言阙”之类的,所以我就是吧他俩组cp了,好冷的cp,我用了第一视角、静妃的(可能我还会写一个言阙的)更加有真实感了吧,废话不多说,看文吧!

“小静,我爱你
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叫你,可是在我的内心我一直想把这句话说出来,可是话到嘴边,就说不出口了,可能当年你认为我爱的人一直是林乐瑶,其实我也模糊了,我以为乐瑶进宫我会特别恨,其实到那时我才发现我并不爱她,我只是和乐瑶相处久了,已然分不清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亲情了”

看到这儿,我擦了擦眼泪,想起当年的事,我看到言阙经常会来到林府,我会偷偷看向他,不知道为何会不自觉得看向他,其实我爱的楠树一直代指他人,所有人都以为我爱的人是林夑,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到底是谁
当年啊!当年啊!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大恩不言谢,何况姑娘有如此佛心,认识姑娘有可能也会为我们保佑呢!”
“姑娘不必理他,姑娘从此可否与我们同行,我们会保护你”
“多谢公子”

“静儿、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喜欢言大哥,我从有记忆开始他就和我哥哥一样保护我,他从来不会欺负我,还很照顾我,你说这个言呆子会不会也喜欢我?”
“当然,乐瑶这么好,言公子会喜欢你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像是被人揪起,久久不能放下,我不能和乐瑶争,她是林府大小姐,而我什么也不是,她还是救命恩人的妹妹,我决不能和她争,从此我便活的像个隐形人
我与他相识在楠树下,结缘也在楠树下,开心,流泪、伤心皆在楠树

思绪从新回到信上

“当时在猎宫想保护的只是你,就算我死了,也要你活着
其实,如果我早些说出我爱你,有可能这一切都不一样了,对不起,小静,我不能再保护你了,照顾好自己”
我现在不自觉得笑了,笑的是,我爱的人也爱我,笑着笑着我就哭了,可悲可叹,一切失去了,才珍惜,只希望下辈子我们不要再错过了


故事剧情:言阙和林燮一起救的静妃,那时就有些互相倾慕,只是没人挑破这层窗户纸,后来月瑶和她说,自己喜欢言阙,小静就刻意离言阙远了些,后来言阙就默默的保护静妃,一直到死
这是从言阙死前写的绝笔,延伸,穿插了一些旧事,两个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这是有一天在群里玩剧场有的脑洞,一直想写,可是因为要学习太忙了,没什么时间写了(好想以前也怎么勤劳)
大家最近都在追大伯母呢嘛!不要太累了,照顾好自己呀!
这算是“一只梅”和宋秀华的礼物